徐州亲密爱人婚纱摄影
拍出自己喜欢的婚纱照

这一刻比上一刻没有什么不同,这一天与上一天也没有什么区别,都是日升日落,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普通日子。但是,总还是有什么不同的,因为上一天是2017,而今天,叫2018。

徐州婚纱照

时间,并没有因为寒冷而被冻住脚步,该去的终究离开了,只留下背影,该来的,也如期而至了。在时间面前,一切悲欢,都被漠视,不能漠视的,是自己。徐州婚纱照

为元旦假期开心。这假期,就是为了让人回望一下一年渐行渐远的背影,收拾一下心情,然后怀着希望,一步跨进新的一年吧?在新的一年里,每个人都有梦想,大大小小,并相信,只要自己足够努力,梦想就一定会实现。所以说,希望是生命的光,梦想是希望的翅膀。

徐州亲密爱人婚纱照

虽然窗外阳光明媚,但我依然躺在床上,不想出去。那些梦想中的风景就在不远处招摇,可是此刻,我就愿意躺着,这是这会儿我喜欢的样子。哦,就让我以近乎可耻的悠闲开启2018年吧,因为后面有的是无穷无尽的忙碌。

自己喜欢的,才是最好的,比如此刻。徐州婚纱照

刷手机,看朋友圈里大家的新年寄语,看感兴趣的转发。天安门广场升旗的由武警变成了解放军,见证这一变化的各界群众几万人齐聚天安门广场,高唱国歌,高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。看着视频中冉冉升起的国旗以及群众冻得通红的激动兴奋的脸蛋,听着雄壮的国歌,也被深深感动。

徐州婚纱照

昨天,2017年的最后一天,在798闲逛。叶子落尽的虬枝直刺碧蓝苍空,阳光金子一般傾撒下来,仿佛上帝温暖慈悲的笑容。上世纪老工厂的厂房,就在这笑容里华丽变身为一间间画廊展厅。机器的轰鸣被尘封在记忆里,上下班时工厂门口脚步匆匆流水一般的工人,成了如今闲庭信步寻找着一幅画、一件小工艺品、一种美食的游人。随意走进一间画廊,国画,版画,水墨画,油画;古典派,现代派,后现代派,意识流,抽象派……各种图形和色彩纷至沓来。笔触或细腻或粗犷,色彩或清新或浓烈,图案或正常或夸张变形,眼睛的世界和心灵的世界在此交会,却又毫不相干。可是我的心,却常常被卷起一阵风暴,或沉浸在田园牧歌,或在密林、河流、雾霭与云朵的梦幻世界里穿行。而一进入波斯艺术馆,就好像来到了《天方夜谭》中。那些美丽的手工地毯、挂毯,哪一块是故事中的飞毯?那些精致奢华色彩鲜艳的器皿,是王子使用的吧?挂毯中呼之欲出的奔马,是要到哪里去呢?

不过佩斯中国没有开馆,藏品最多的尤伦斯正在布展,所以最值得观赏的一些画展只好无缘错过。火车头广场上的火车,早就停止了嘶鸣,可是那副模样,却似乎依然在奔跑。751,不仅仅是几个数字,也不仅仅是一种记忆。

坐在星巴克,忽然想起多年前看过的一篇文章,题目好些叫“三十年后,我才能和你坐在星巴克一起喝咖啡”的,大意是说出身贫寒的自己,经过多年艰苦奋斗,才能够和出身优渥的年轻的“你”一起坐在星巴克喝杯咖啡。当年看完那篇文章,便一直觉得星巴克是个很高大上的地方。可是现在星巴克这个东西,可以说是在中国遍地开花。火车站有,机场有;商业街的闹市区有,安静的某条大街上,也有。进去,几乎都是年轻人,捧一杯咖啡或其他饮料,有的再加上一块甜点,就可以边吃边喝边聊边休息边免费上网消磨一段时间。星巴克,已经放下了高高在上的架子,成了最普通的大众消费场所。或者说,星巴克还是原来的星巴克,只是几十元一杯的咖啡,在一般人眼里,是完全可以承受的。是大家的消费能力提高了。

在798,找到一家颇有名气的德国餐厅,叫做辛德勒啤酒德餐厅的。因为《辛德勒的名单》,所以对辛德勒这个名字感到特别亲切,而实际上,这是德国最普通最常见的一个姓氏。餐厅,依然是由厂房改建的,房顶非常高。侍女的酒红色围裙颇有德国女招待的样子。点菜,最招牌的是烤猪肘和烤香肠。当初在阿尔萨斯,就想品尝一下当地最负盛名的烤猪肘,只是那天就餐的酒店缺货了,所以只好遗憾地品尝了另一道大名鼎鼎的烤牛排。阿尔萨斯现在虽然属于法国,但在历史上它是属于普鲁士的,所以直到现在,它还是更德国一些。现在,可以在中国的辛德勒餐厅品尝这一道烤猪肘了,不亦乐乎!

只是价格比阿尔萨斯更贵。在阿尔萨斯的那家酒店,就餐的几乎都是游客,印象里一只大大的烤猪肘好像是17欧,而在辛德勒,要188元人民币。如果再要一份烤香肠,两个人肯定吃不了,所以最后要了一个猪肘和香肠的拼盘。猪肘果然烤得皮酥肉烂。皮酥脆,一口咬下,满口的咯吱咯吱,香味就弥漫开来。这种吃法,和中国的酱猪肘完全不同,只是皮下脂肪有些腻,配点酸菜,蘸点黄芥末酱会好一些。香肠一共四根,分属四个品种,最好吃的是最短的那根黑椒香肠,劲道,且汁液饱满。在德国,吃过很多种大大小小的香肠和火腿。应该说,德国以及东欧,实在是吃猪肉的好手。兴致勃勃大快朵颐了一会儿,实在吃不动了,看看盘子里,还剩下一多半。出去,想喝点什么,解解油腻。

吃一杯冻酸奶,让胃里清凉一些。去看一场电影,陈凯歌的《妖猫传》。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复仇的故事。是白居易和一个日本小和尚一起寻找杨贵妃死之谜的故事。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,国家强大时,是盛唐的象征;国家危难时,是政治的牺牲品。所有的人都为她的美倾倒,不管是帝王,还是安禄山;不管是诗仙,还是日本的阿倍仲马侣;不管是当代的白鹤少年,还是三十年后的天才诗人白居易。大家都爱她,爱她的绝世芳华。可是当她成为别人口中的祸水,当男人不从自身找原因而迁怒于无辜时,她就成了必死的牺牲品。这个时候,爱在哪里?可怜她宁愿自己死,也要让爱人活得更久一点时,她的皇帝陛下却想怎么样让她面带笑容地甘心去死,却不想背负杀她的罪名。她被所有的人欺骗着去死了,一次没死利落又经历了更加绝望的第二次死亡---在石棺里无法出来活活被闷死。为她复仇的是一只御猫,是一只被白鹤少年的灵魂附体的黑猫。这只猫,因为爱她而为她不平,要杀死和她的死有关的每一个人。这或许就是深爱了,最爱她的人竟然是一个玩幻术,也就是变魔术的少年。只是,这爱究竟有多少,其纯粹度却令人生疑。越来越发现,“爱”虽然只有一个字,说出来容易,可真爱实在太过奢侈。

看的爱越多,越不敢轻易说爱。不是每一个人的爱都有人给得起,也不是你的爱,谁都能消受得起。

就比如《芳华》。看完《妖猫传》,回来在手机上又看《芳华》。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是另一个人。你眼中不堪回首的岁月,在别人眼里可能却是无法企及的。文工团里充满了明争暗斗,隐藏着人性的恶,哪里又不是这样呢?部队的文工团里的帅哥靓女,在普通人眼里,那简直就是可望不可即的。就像2017年的最后两天,大家都在晒自己的十八岁,可是我找遍照片,也没找到我的十八岁。

十八岁那年不是毕业季,所以我没有照片。那时候,往往也只是在毕业的时候,才去照相馆拍张照片。

我没觉得自己年轻过。这是常常说的一句话。不是矫情,是发自内心的。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,就像两三百块钱的一道菜,我会心内惊呼太贵了一样,十八岁的幸福,大约就是一件新衣服吧。一直到十八岁,不,一直到参加工作,穿的新衣服都屈指可数。平时,更多的穿姑姑们穿小的。外面的旧衣服看起来尚且光鲜,里面更是破衣烂衫。十六岁的时候,还穿着屁股上补着大补丁的裤子,并为补丁与裤子的颜色相近而沾沾自喜。好在大家都很穷,这样的装扮在当时也并不突兀。可是,依旧喜欢有一件像样的新衣服啊,女孩子,谁不爱美呢?好在有一个做裁缝的姑姑,可以为我用布头拼个裙子,让我小时候还有花裙子穿,长大了,两条漂亮的裙子,让我可以像城里的女孩一样,享受夏天的美好。这是我的幸运。

没有十八岁的照片,有几张二十八岁的,三十八岁的,有很多四十八岁的,因为手机拍照普及了。虽然一直觉得没有年轻过,但是看照片,十年前的和十年后的,毕竟还是有很大不同。

我想逆时光而行,可是时光不理我。

不理就不理吧,年近半百,以后我只想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

真的很不喜欢先前的自己,总是太急匆匆,总是太计较,总是太纠结,总是因为,一直活在别人的评价里,以别人的眼光要求自己。活来活去,自己就丢了。就算不丢,也早已面目全非,不认识了。

2018,活得从容一些,淡定一些,舒展一些,也希望这从容淡定与舒展,能影响到我的那群可爱的孩子,让他们觉得,上学很有意思,读书很有意思,和老师在一起,也很有意思。

镜子里那张一皱眉头就看起来有些凶狠的脸,该丢掉了。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全球旅拍 >

2018-02-28 18:55:08

个人写真排行榜
婚纱摄影排行榜
样片客片排行榜